三十而立

我的博客建立啦🎉📢

月,为拿到评职称所需的继续教育证书,我开始坐电脑前面刷继续教育课程视频。为避免挂机刷课,网页对课程视频播放器设置了不少限制,例如不能自动连续播放,隔三差五还会弹出来选择题,如果不选或者选错答案,视频就一直暂停,卡在弹题的进度处,而暂停时间长了,账号还会自动退出。

看几十个小时的专家讲座视频,还要肉身守在电脑前面目不转睛,简直不能更难受了😤。这种非人性化(灭绝人性)的手段,肯定早就被人鄙视(破解)了。于是去搜油猴脚本,竟没找到好用的。这不科学啊,干脆自己动手,F12分析播放页面源码,Google到了这个页面Flash播放器的JS控制接口说明,写了一个用户脚本,成功解决了问题。

后来想到跟我一样在刷课程视频的苦逼小伙伴们,决定把脚本分享出去。接下来注册greasyfork账号,手动发布了0.1版。就在脚本的功能不断增加完善的过程中,bug也如影随形的出现了,回滚代码时立即想到何不用Git进行版本控制呢?

其实我早就了解Git的好处,只是没机会用,毕竟我是半路出家的业余程序员,自学了两三个编程语言,还没真正写过代码呢。先去全球最大的程序猿交友网站——GitHub,注册账号,建立仓库,终于发布了河南专技在线辅助脚本。

吐槽一下,所谓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政策设计的出发点挺好,只是课程视频太垃圾。其实终身学习这个理念,我是高度支持的。但因为课程设置不合理,一次学习提高的机会最终流于形式。实话说,还不如去中国大学MOOC等慕课网站在线学习,课程质量高而且免费,认真完成课程也能获得课程证书。这种证书可不是看视频就能拿到,必须认真看视频,看文档,参与在线讨论提交作业甚至在线考试。证书获得的难度决定了它的含金量。如果管理者能与时俱进,我也就不会去写这个辅助脚本了。

就是在这个脚本不断迭代更新的过程中,我开始学习Git版本控制。Google各种Linux和Git的教程,命令太多记不住,经常在形形色色的个人独立博客游荡。突然有一天,嘿,这不是我需要的吗。

随后开始在阿里云注册了域名,然后筛选建站框架,从Github Pages了解了Jekyll,然后从jekyll-TeXt-theme折腾到Hexo以及Hugo。后来基于以下原因,最终选择了Hugo:

Jekyll依赖Ruby,Huxo依赖Nodejs。我用这两个静态博客工具,在Windows 10和Android Termux上生成博客文件,经常要解决各种错误和困难(其实是技术水平差又偷懒)。特别是在我的手机上,各种环境和依赖搞得我头大。直到遇见了宇宙最快,移植性最好的静态网站生成器——Hugo,我一见倾心。


在2013年大学毕业,这是工作的第七年了。这几年,我从没认真总结回顾过自己,留下的文字记录很少,想想真是有点遗憾。现在准备认真写博客,其实写博客主要是给自己看的,记录自己的点滴进步,刚开始有点困难,最主要的是,一定要坚持下去。

建立小家庭

2016年,结婚。

2017年,女儿Vivian出生。

2019年,儿子Heng出生。

为人父母,照顾孩子,刚开始一定是个体力活。慢慢的,发现没那么简单,要学的太多。虽然这几年,自己的心路坎坷,但是活泼可爱的一双儿女,这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慰藉。

我很珍惜现在的时光。慢点,慢点,细细品味吧。别太快。

做人民教师

一个人的生命难道不是像一代人的命运一样珍贵吗?要知道,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与他同生共死的完整世界,每一座墓碑下都有一部这个世界的历史。 —— 海涅科恩

2019年6月,我第一次完整带了一轮的学生高中毕业,进入大学。他们中的有一些,向我分享进入大学学习的喜悦,诉说有关他们的大学校园,老师,课程,课外活动等新鲜事。

我由衷地为他们感到喜悦。

我说不上来那种感觉,似乎通过他们,我看到了前途无量,我看到了无限可能。而我自己也精神飞升,也前途无量,也无限可能。我似乎又年轻了一次,呵,那感觉可真好。

而另外有些孩子,他们曾经遇到困难,我曾辅导过,开导过的,如今人生却走向了一片黑暗中。想到这里,我又有些黯然心伤。

一个人民老师,要怎样做,才能无愧于心。假如我能看到未来他们每一个人的人生航迹,我现在又能多做点什么呢?

也许,也许没有那么多假如。做好眼前的工作,捧着一颗心来,那就够了。


十而立,今天是我三十岁的第一天。

孔子所说的“三十而立”中的“立”不是指成家立业,而是在对社会和自己都有比较明确的认识和理解的基础上的一种自觉的或者是有相对觉解的意识,一种自我人格独立的意识。南怀瑾的解说是这样的:

孔子的身世很可怜,父亲去世的时候,他还有一个半残废的哥哥和一个姐姐,对家庭,他要挑起这担子来,他的责任很重。他说十五岁的时候,立志作学问,经过十五年,根据他丰富的经验,以及人生的磨炼,到了三十岁而“立”。立就是不动,作人做事处世的道理不变了,确定了,这个人生非走这个路子不可。但是这时候还有怀疑,还有摇摆的现象,“四十而不惑”,到了四十岁,才不怀疑,但这是对形而下的学问人生而言。

我的理解是,三十岁了,思想心态和做人做事要逐渐成熟圆润,但是另一方面,也要时刻保持生活的激情和童心。在这两者之间游刃有余,那是一种智慧吧。

谁的新感受、新活动、新质变越多,谁生活得越丰富,尽管其他人可能比自己活得更加长久。 —— 留里科夫

加载评论